莫言 2013-07-29
当前位置:深圳之窗首页 > 亲子频道 > 亲子资讯 > 正文

早教机构承担怎样的责任?

来源: 深圳之窗 |  2013-07-29 09:38:07  编辑: 莫言

  针对中国现代家长的育儿问题,早教机构通过多种方式,在培养孩子的同时,让家长接受更多专业教育知识,以便让家长们能在家庭中对孩子有正确的引导。

  曹志民:目前还有一些问题摆在我们早教机构面前。培养什么样的孩子,是适应上小学,还是适应社会、适应未来?如何培养,是坚持传统教育,还是用西方现代化的思想?早教机构说如何管理学生?如何规避在办园,办校过程中的风险,包括人身安全、食品安全、防疫、虐童等?

  王雪红:孩子是我们最直接的服务者,他们在经历我们的教育服务质量,但早教行业的特殊性在于,评价我们的教育教学质量和服务的人,恰恰不是孩子,而是付钱却没有亲身感受教学质量的家长,这要求我们更多了解家长的切实需求。我们通过很多的方式,比如说家长学校,家长沙龙,帮助孩子培训,作为一个上岗证一样,接受更多的专业教育知识,帮他们做好教育,更多的是帮我们作为。

  方超群:80后家长善于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,包括教育机构、学校、网络、图书。我们会通过开设家长课堂,做家长培训、请教育好的家庭现身说法等给父母做工作。作为教育机构,在早期教育阶段,我们发挥的作用应该是引领、启发。

  王亦博:我哥的孩子寄养在我家,中国式教育中存在的诸如隔代教育,保姆教育,攀比心理等问题我都亲身经历过。虽然有一些宏观层面的现实问题,但作为教育机构我们依旧有责任,即你有没有勇气去引导家长,并推动中国教育的发展

  倪志勇:我们理解现在家长被现实环境所挤压的状态和他们的功利心态。在中国特定的环境中,可能需要家长的觉醒,也需要我们适应中国市场,提供独特的产品和服务。所以我们没有教育家长,而是通过给孩子上课让孩子身上发生的变化影响家长,回过头来再把家长培训做细,取得家长的信任。

  陈龙星:我们在教学实践中发现,有些家长会用他的观念去压制学校的管理制度,有些家长不愿放权让孩子独立成长。我们就成立了一个家长委员会,定期开会,成员定期轮换,以此了解家长们的个性需求和共性需求,共性的集体解决,个性需求则个别沟通。建立家庭委员会效果还是不错的。

  张华:对家长而言,他们关注的除了教学以外,还有环境、便利性、师资等方面,也会考虑是否有其他综合性的服务,这给我们早教机构从业者提出更多的要求,我们不光要做好分内早期教育领域内的东西,还要在此基础上给家长提供更多的延伸性的服务内容,比如说育儿、健康以及社交环境等。

  戴晔:很多80后家长其实对早期教育理念都懂,甚至能说得头头是道,但他们真的能够完全吸收吗?到面对自家孩子时能真正实践这些理念吗?答案大多是:做不到!所以,如何扭转家长的心理,也是我们教育的重点。我们现在也在致力于社区服务,要把家长课堂开到社区里,跟社区沟通,如针对隔代教育中出现的问题组织爷爷奶奶、爸爸妈妈们分批上课。

网友社区

深窗公众平台

扫描分享

亲子资讯